第1020章 【灵异事件】


  第1020章 【灵异事件】

  1120

  杨chén也刚想到这一茬▓█▄■,想要过去yī院看看,可又担心家里面突然又冒出来其他埋伏着的刺客,若自己没在▄■▓,靠恩静未必能保护好贞秀和林若溪☆
  dì1020zhāng 【língyìshìjiàn】

  1120

  yángchényěgāngxiǎngdàozhèyīchá,xiǎngyàoguòqùyīyuànkànkàn,kěyòudānxīnjiālǐmiàntūrányòumàochūláiqítāmáifúzhedecìkè▄▓,ruòzìjǐméizài,kàoēnjìngwèibìnéngbǎohùhǎozhēnxiùhélínruòxī的安全。

  林若溪虽然有了后天顶峰的真气▓█,却实战经验稀缺,对方若有枪支,那也会极度危险█■▄。

  就在这时,对面房间里,林若溪忽然朝这边dà喊███,“老公!有电话打来!找你的▓▓!!”

  杨chén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走回房间接起电话。

  “杨先生,真得佩服你的身手■■■,竟然还能活着”,电话那头传来陌生的男子声音▄■▄■。

  “北扶余的人?”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竟然能猜到我们的来历”,那人诡异地笑道▄▓。

  杨chén叹了口气▓█▄■,“说吧,又想做什么了。▄■▓”

  “或许您不知道,在你回到这个朴家的dà宅之前,我们已经为你们在yī院和家中▄▓,都准备了饕餮dà礼……▓█”男子阴声笑道:“杨先生的能力实在让我们叹为观止,为了不遭到太多的损耗█■▄,我们必须对您用一点特别的待遇了。”

  “你们该不会在yī院和家里███,都埋了炸药吧”,杨chén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样的伎俩▓▓。

  “答对了”,男子显得颇为兴奋▄■▄,“足以把整个yī院的住院区炸成碎末,也能把整个朴家dà宅炸上天的C4炸药,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杨chén头疼地捏捏鼻梁▄■▄■,喃喃自语地道:“你们韩国人是不是玩黑道都跟电影里学的?不知道这样的套路很老土么▓▄▓▄?”

  “哼哼,老土▄▓?又如何▓█▄■?管用就行”,男子桀桀笑道▄■▓:“杨先生,如果你不想让一屋子的人全部炸飞,特别是你的女眷▄▓,徐贞秀小姐等人,也不想整个yī院住院部的人,一起陪葬的话▓█,最好乖乖听我们的话。

  如果你想试一试我们的胆量,dà可以带着屋子里的其他人走出来█■▄。”

  杨chén心里暗笑,说实在话███,就算真炸了起来,自己也有办法瞬间保护好林若溪和贞秀,至于yī院里死不死人▓▓,朴川如何情况,他又哪真会多在意?

  对方既然这么说▄■▄,从某种角度看,朴川现在是安全的,只是不知道自己被陷阱埋伏罢了■■■。

  杨chén微微□一思考,定下计策,道▄■▄■:“要我怎么配合?”

  “很简单▓▄▓▄,现在朴家门外有一辆黑色的现代轿车,你只需要自己驾驶那辆车,来明洞酒店就可以▄▓,自然有人迎接▓█▄■”。

  杨chén也爽快地答应下来,挂断电◎□一思考▄■▓,定下计策,道:“要我怎么配合▄▓?”

  “很简单,现在朴家门外有一辆黑色的现代轿车▓█,你只需要自己驾驶那辆车,来明洞酒店就可yīsīkǎo,dìngxiàjìcè█■▄,dào:“yàowǒzěnmepèihé?███”

  “hěnjiǎndān,xiànzàipǔjiāménwàiyǒuyīliànghēisèdexiàndàijiàochē,nǐzhīxūyàozìjǐjiàshǐnàliàngchē▓▓,láimíngdòngjiǔdiànjiùkěyǐ,zìrányǒurényíngjiē”▄■▄。

  yángchényěshuǎngkuàidìdáyīngxiàlái,guàduàndiàn话后,对一旁的林若溪招招手■■■。

  林若溪好奇,“到底什么事,是北扶余的人么▄■▄■?”

  杨chén轻笑着,凑到女人耳畔说了几句▓▄▓▄。

  林若溪听完后,蹙着黛眉道:“这能行么▄▓?▓█▄■”

  “那就要看亲爱的林总,演技如何了,我相信你能骗我那么多回▄■▓,绝对奥斯卡影后级别吧”,杨chén眨眨眼▄▓。

  林若溪白了他一眼后,点头道:“那你小心点▓█,可别出岔子。”

  杨chén伸手在女人脸上摸了摸█■▄,旋即转身走向dà门外。

  “杨dà哥要去哪?███”贞秀疑惑地问。

  林若溪面色看起来颇为担忧,“是那个派刺客的组织▓▓,说已经在这里和yī院布置了炸药,如果杨chén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去见他们,就会把我们全部炸死▄■▄。”

  “什么!■■■?”贞秀一听,赶紧叫道▄■▄■:“这怎么可以!?▓▄▓▄”

  但已经来不及阻止杨chén,杨chén跑着步子,已经坐上了dà门外的一辆现代轿车▄▓。

 ○ 朴家里里外外的十几名保镖▓█▄■,已经都护在屋子里的贞秀身边,他们可没功fū管杨chén到底会如何,只是拦着不让贞秀乱动▄■▓。

  眼看着,杨chén已经发动了现代车,朝街道南面出发▄▓。

  就在车尾☆灯即将从一个道口消失的时候▓▓,一幕叫屋子里的人骇然的声音猝然传来!

  “轰!▄■▄!!”

  一道火光■■■,在车子的方位,冲天而起!

  贞秀顾不得保镖们的阻拦▄■▄■,冲到了门口,就见到杨chén开的车子已经成了一堆燃烧的废铁!

  “不好▓▄▓▄,车里有炸弹!”恩静失声道▄▓。

  “杨dà哥▓█▄■!!!▄■▓”

  贞秀惊叫一声,泪水立刻簌簌地落了下来,近乎绝望地看着那一片火光▄▓,身体仿佛是凝固在了当场。

  虽然贞秀知道杨chén拥有极高的身手,但却无法想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车油箱爆炸中活下来▓█!

  林若溪也是俏脸惨白地站在一边,踉跄着仿佛因为过于悲恸而没了半点声音。

  不少附近的宅子都开始亮起了灯光█■▄,因为车子爆炸的响声实在太过震撼。

  而恰在此时,两辆黑色的雪弗莱SUV在朴家的dà宅前停下███,十几名身穿黑西装,戴着dà墨镜的男子,手上提着自动步枪▓▓,如同一阵黑旋风一般席卷到了屋子内!

  被这群凶神恶煞一般的黑衣人所震慑,保镖们赶紧地倒退▄■▄。

  其中一名保镖猛地想起自己腰间还有配枪,正试图拔枪,却听得“突突突■■■”地几声劲射!

  还没把手枪掏出来,保镖已经应声倒地▄■▄■。

  这么一下子,使得其他几名保镖,已经不敢拔枪▓▄▓▄,生怕第一个中靶的就是自己,毕竟对方的武器明显要暴力地多!

  恩静在慌乱中挺身挡在了贞秀身前▄▓,“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走在最前面的染黄发男子狞笑▄■▓,“你不需要知道,所有人举起手来,靠到墙边去▄▓,我们只要带走徐贞秀!”

  还在处于极度悲伤中的贞秀根本置若罔闻▓█,只是一个劲地抹眼泪。

  林若溪却是听得出来,这男人正是给杨chén打电话的家伙█■▄。

  “休想,所有人保护好小姐!千万不能让他们得逞███!”恩静对着所有保镖dà喊道。

  可保镖们却是互相对望几眼后▓▓,默默地走到墙边去,俨然是求保命◆的意思。

  其他的那些佣人▄■▄,自然更加胆小,早早地就去墙角落蹲着了。

  “你们■■■……你们…▄■▄■…枉费老爷平日里给你们这么好的待遇,你们还是不是人!▓▄▓▄?你们对得起牺牲了的杨先生吗!?▄▓”

  ■恩静气得双目赤红,咬牙道:“贞秀小姐■■■,你快从后门跑!快!▄■▄■!”

  可贞秀却是无动于衷,一副完全放弃了生命的样子▓▄▓▄。

  林若溪在旁看到这一幕,不由心头绞痛,贞秀是因为觉得杨chén不在了▄▓,才变成这样么▓█▄■,杨chén在她心里竟然如此重要!?

  “哼▄■▓,真是麻烦的女人,我们办事向来以尽可能少杀人为准则,不过你这样找死的▄▓,那也怪不得我们了,兄弟们上!▓█”

  话音落下,三名男子就持着步枪dà步冲了上去,只要恩静一反击█■▄,男子们定然是毫不犹豫地开枪!

  恩静眼里露出一丝决绝,将贞秀护在身后███,不顾一切地就朝三名男子冲了上去!

  “找死!▓▓”

  两名男子立刻扣动扳机!

  “突突突突…▄■▄…”

  子弹火光四溅,甚至能感受到dà厅里的吊灯被震动而影响地开始晃荡■■■!

  佣人们不忍心地想要闭眼,可接下来的一幕,却叫他们全都屏住呼吸▄■▄■,眼珠子快掉地上!

  只见到恩静起身飞旋过去,一个回旋踢腿▓▄▓▄,愣生生把那三个男子全数踢翻在地不说,那两把枪射出的子弹,竟然全部飘飞去了天花板上▄▓!

  明明是对准了恩静射出的子弹▓█▄■,怎么就飞了呢!?

  就连回过神来的贞秀也觉得不可思议▄■▓,只有一旁的林若溪左右张望着,有些无奈。

  可恩静却是不顾这么多▄▓,已经打算拼命的她根本无暇顾及这样的“侥幸”。

  “我跟你们拼了▓█!”

  恩静的速度提到了极点,女子的轻盈█■▄,和跆拳道黑带的强悍腿功,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飞快移动的链球!

  “砰砰███”地连续把两个壮汉踢翻后,又朝黄发男子那边冲上去!

  “都给我开枪▓▓!!!▄■▄”

  黄发男子d◆à叫,对着恩静又开始集体地扫射!

  但这些如同狂舞金蛇的子弹轨迹■■■,却全部都在要触及恩静以前,就仿佛被某种力量吸引一般,全是朝着天花板飞上去▄■▄■!

  不等这群男子反应过来,恩静已经用她穿着高◎★跟鞋的细腿,将这几个男子全数踢得头破血流,甚至有脚后跟插入太阳穴后直接死亡▓█!

  原本这些人也没那么差劲,dà多也是练过一些韩国武术亦或是一些门派的功fū。

  可全都仰着枪支的威力█■▄,没来◇得及真刀真枪和恩静打,却被打了先手■■■,等发现子弹坑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去拼拳脚!

  恩静把一群人全都踢翻在地后▄■▄■,才愕然地扫了眼一片的狼藉,又不敢相信地看看自己上下,很纳闷▓▄▓▄,自己怎么就突然间把一群拿枪的都打趴下了?

  黄毛男子则是觉得见鬼了,一边捂着受伤的腰部▄▓,一边蹒跚地往后爬▓█▄■,想要逃出屋去。

  “鬼…▄■▓…是有鬼在这里面……▄▓”男子的精神已经近乎崩溃了,这简直就是灵异事件!

  可就在男子要出门的时候▓█,他的头却撞在了一根**的东西上。

  男子僵硬地回过头去…█■▄…

  赫然是杨chén,正笑吟吟地朝着他挥手,他正是撞在了杨chén的腿上███。

  “嗨,我回来了”▓▓。

  “鬼啊!!▄■▄!”

  黄发男子倒抽一口凉气,一翻白眼■■■,彻底晕了过去!

  杨chén有些郁闷地啧啧嘴,可还不等他说点什么▄■▄■,就听得屋子里的贞秀惊叫一声,刮阵风似地跑上前来,一跳而起地抱住了自己▓▄▓▄!

  “杨dà哥!!▄▓!呜呜▓█▄■……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呜……▄▓”

  女孩哭地稀里哗啦的,见到杨chén就仿佛是世界末日被挽救了似的。

  杨chén不好意思地拍拍女孩的脊背▓█,“我死了你哭,我没死你哭什么”█■▄。

  贞秀什么都不管,情难自已地抬起头来,狠狠地就在杨chén的脸上亲了两口███!

  杨chén犯了晕,僵硬地转头看向屋子里的林若溪,无奈地耸耸肩▓▓,苦笑道:“你看见了…▄■▄…是贞秀亲我的,不是我让她亲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腾博会官网 数据维护▓▄▓▄:铁岭市信息中心
   电话:(024)79889999 传真:(024)79889999
E_Mail: tbhyhz@163.com 地址▄▓:辽宁省铁岭市凡河新区金沙江路28号
- 免费提供腾博会官网 – 诚信为本,专业服务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080112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