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密见


  沈淮没有直接回东华▓█▄■,在东华大酒店住了两天,晃guò他人的视线,就拉宋鸿军一起乘飞机赶往江宁再去找小姑及东电高层▄■▓,就淮能集团以及梅溪电厂二期项目,在江宁密议了两天,然后到徐城▄▓,到黄海舰队的干休所拜访guò崔向东老爷子,一直到十二月中旬,才回东华▓█。

  赶着南下的寒流也抵达东华,大气冷暖锋面停滞在东华的上空,使得东华这段时间气温没有骤降下来█■▄,倒是淅淅沥沥的冬雨下个不停。

  在沈淮回东华之前,省安全生产专家组就对市钢集团12.9重大喷爆事故做出初步结论███:是由于浇铸型腔内部残余水分guò高,钢水进入型腔后,残余水分受热▓▓,短时间内迅膨胀,造成砂型型腔喷爆。

  残余水分是怎me进来的▄■▄,更深层次形成事故的原因,还要做进一步的调查。

  沈淮回到东华后■■■,才看到事故现场的照片,铸钢车间三十多米高的厂房屋顶都给喷爆时产生的冲击波掀翻掉,砂腔爆kāi▄■▄■,在浇铸坑周边形成半人高的砂堆,大量喷射出来的钢水凝成地坑周围,一片狼籍▓▄▓▄。

  副省长罗成辉跟省政府秘书长陈宝齐先回徐城了,但省专家组留了下来。由于市钢集团还瞒报了一次钢水包倾脱的伤亡事故▄▓,罗成辉指示市钢主要生产车间都停产进行整顿▓█▄■,配合专家组做彻底生产安全调查、评估。

  虽然最后的事故调查结论还没有做出▄■▓,不guò两月前的钢水包倾脱伤亡事故瞒报,顾同要承担全部责任——市委市政府对顾同做出撤消市钢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接受调查的决定,暂时任命常务副市长梁小林兼任市钢集团董事长▄▓,调市计委副主任韩寿春,暂代市钢集团总经理职务,主持当下市钢集团的局面▓█,全力配合省专家组对喷爆事故做彻底的调查。

  要为这次喷○爆事故承担直接责任的市钢集团副总经理兼安全生产处处长周健,也就是葛永秋的大舅子等人█■▄,同时被警方控制。

  受12.9喷爆事故影响,市里对全市企业的安全生产状况进行摸底排查███,原定于十二月中旬kāi◆始的梅钢二厂试炉计划也被迫往后推迟▄■▄。就连文山商场也接到消防整顿的通知,所有职工干部都要抽时间出来,参加消防应急的培训学习■■■。一时间风声鹤唳,在铁跟血的教训之后,东华的安全生产工作才如火如涂的搞了起来▄■▄■,但谁也不知道这种热情会持续多久。

  将晚时分,熊黛妮参加单位组织的消防培训学习回来▓▄▓▄,在淅淅沥沥的细雨里,撑着伞走步回家。

  刚走小区大门▄▓,熊黛妮看到停在大门内草坪边的那辆银灰色轿车眼熟▓█▄■,绕guò去多看了一眼,看见右侧的车窗打kāi着,沈淮正坐在车里抽烟▄■▓,手腕搁在车窗上往外弹烟灰,他的眼睛盯着外面的草坪,也不知道他在想什me▄▓。

  看着地上有好几个烟屁股,看来沈淮在这里等了不少时间,熊黛妮心里莫名的有种期待▓█,但转念又想到沈淮不可能是在等她,将那不分明的情绪收拾起来,笑着走guò去█■▄,凑guò脸问道:“你在这儿抽这me多烟,等谁呢███?”

  沈淮给熊黛妮吓了一跳,摸了摸鼻子▓▓,看着熊黛妮打着伞袅袅婷婷的站在跟前,俏脸如玉,眉眼如画▄■▄,他尴尬的笑了笑,问道:“你爸是不是还没有回来■■■?”

  “你找我爸啊。我也刚下班▄■▄■,不知道我爸他有没有回来,你怎me不到我家里去等,我妈不在家吗▓▄▓▄?”熊黛妮问道。

  “刚看到你妈带着悦婷上楼去▄▓,不guò我怕你妈拿菜刀砍我▓█▄■,我觉得还是在车里等你爸回来安全些。”沈淮说道▄■▓。

  熊黛妮想起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塌床事件,俏脸微红,也不好意○思邀请沈淮到家里去▄▓,又觉得将他丢在这里也不合适,撑着伞,眼睛看了沈淮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问他:“你找我爸什me事,你怎me不打我爸的电话█■▄?”

  “我打guò电话了,你爸好像没有把手机带在身上███,人☆也不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沈淮也不说什me事情,说道,“我就想着直接guò来等他▓▄▓▄。”

  “快到年底了,我爸要不在办公室里▄▓,很可能就在南园宾guǎn里组织人写材料呢▓█▄■。”熊黛妮不知道到底有什me重要事情,叫沈淮非要赶在今天晚上跟她爸见面▄■▓,甚至连找她爸都偷偷摸摸的,不能叫其他人知道。

  不然的话▄▓,沈淮只要打电话给市委政研室报出他的身份,政研室那边自然会告诉他她爸的行踪跟此时的联系方式。

  “什me事鬼鬼祟祟的▓█?”熊黛妮伸手说道,“你手机呢█■▄,我打电话问一下,看我爸有没有回家?███”

  沈淮探出身子将手机递出去,伸脖子时,伞上的雨滴落下来▓▓,钻进他的脖子里,叫他冷得一缩脖子,“啪▄■▄”的一声响,后脑勺磕在车窗上,这才想到叫熊黛妮撑着伞站在雨中帮他打电话也不合适■■■,打kāi车门,让她坐进车里来。

  沈淮接guò熊黛妮挂着雨滴的伞▄■▄■,将车窗按上去,这样不能叫路guò的人不能看到◆车里的情景。

  熊黛妮先打电话回家▓▄▓▄,倾guò身子,要沈淮拿出纸跟笔记下一个电话号码,跟沈淮说道▄▓:“我爸在南园组织写材料呢▓█▄■,手机没电了,还说让我给他送充电器guò去呢。这是他在南园房间的电话号码◎chēlǐdeqíngjǐng▄■▓。

  xióngdàinīxiāndǎdiànhuàhuíjiā,qīngguòshēnzǐ,yàoshěnhuáináchūzhǐgēnbǐjìxiàyīgèdiànhuàhàomǎ▄▓,gēnshěnhuáishuōdào:“wǒbàzàinányuánzǔzhīxiěcáiliàone,shǒujīméidiànle▓█,háishuōràngwǒgěitāsòngchōngdiànqìguòqùne。zhèshìtāzàinányuánfángjiāndediànhuàhàomǎ?█■▄”

  闻着熊黛妮身上传来好闻的香气,沈淮笑道说道:“好事做到底███,你帮我再打电话到南园问一下。要是有别人在,不要说是我在找他▓▓。”

  熊黛妮疑惑不解的看了沈淮一眼,不知道什me事情要搞得这me神秘▄■▄。

  熊黛妮连拔了两个电话,才确定她爸的行踪,说道■■■:“我爸去了餐厅,不在他房间里,你又搞得这me神秘▄■▄■,电话就联系不上。要不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帮我爸拿一下充电器▓▄▓▄,跟你去南园一起找他?”

  “好的▄▓。▓█▄■”沈淮点点头。

  等熊黛妮回家里拿了手机充电器出来,沈淮kāi车直奔南园而去▄■▓。

  沈淮将车停在南园外,跟熊黛妮说道:“赵东这时候在他岳父肖建家▄▓,我到肖建家等你爸guò来,你认得明霞她家吧?▓█”

  熊黛妮去guò肖明霞她家,撑着伞下了车,跟沈淮摆了摆手█■▄,就往南园走去。

  找到政研室在南园的材料组,熊黛妮才知道她爸给市委书记谭启平喊guò去谈话了███,她这才突然想到,沈淮是要避guò谭启平的耳目跟她爸联系,而且还很紧急▓▓。

  熊黛妮让人带她到谭启平平时在南园办公宴客的一号楼,捎话让她爸出来拿充电器。

  熊文斌走出来▄■▄,看着大女儿合着伞,站在门廊前,说道■■■:“你把充电器交给小杨就可以,还非要我出来走一趟?▄■▄■”将充电器接guò来,边走边问道,“你没有吃晚饭呢▓▄▓▄?我带你去前面餐厅吃饭去……▄▓”

  父女合打一把伞▓█▄■,走出一号楼,走到外侧停车场外的小路上,熊文斌才问▄■▓:“还有什me事吗?”

  “我回家时▄▓,刚好沈淮在小区楼下等你,他联系不上你,我就带他guò来找你▓█。他这时候在赵东他丈人家里,”熊黛妮也琢磨不透沈淮为什me一定要在这时候避kāi谭启平找她爸█■▄,看着她爸脸色凝重起来,问道,“沈淮这时候找你有什me事███?”

  熊文斌停步站在那里,guò了有那me两三秒钟▓▓,正好市委副秘书长刘伟立从外面打着把伞走guò来,看到他跟熊黛妮站在路边,笑脸guò来打招呼▄■▄:“黛妮guò来找熊主任啊?”

  “哦■■■,”熊文斌回guò神来,跟刘伟立说道▄■▄■,“手机没电了,我让黛妮给我送充电器guò来;刘主任▓▄▓▄,你帮我跟谭书记请个假,我跟黛妮出去吃个饭,等晚上再回来接着写材料▄▓。▓█▄■”

  “你们父女俩,关系倒好得很,不像我那个女儿▄■▓,平时要问她个学习成绩什me的,她能跟我翻白眼,跟结了仇似的▄▓,真的。”刘伟立哈哈一笑▓█,目前熊文斌跟熊黛妮往南园外走去。 ◆
  离kāi南园,熊黛妮跟她爸直接走到到街对面的小区肖建家█■▄,敲门进去,就看见唐闸区招商局副局长肖建正等在里面,热情的招呼他们███:“好久没见熊主任了,沈总跟赵东在里面等着熊主任呢…▓▓…”

  大◎
  líkāinányuán,xióngdàinīgēntābàzhíjiēzǒudàodàojiēduìmiàndexiǎoqūxiāojiànjiā▄■▄,qiāoménjìnqù,jiùkànjiàntángzháqūzhāoshāngjúfùjúzhǎngxiāojiànzhèngděngzàilǐmiàn,rèqíngdezhāohūtāmen■■■:“hǎojiǔméijiànxióngzhǔrènle,shěnzǒnggēnzhàodōngzàilǐmiànděngzhexióngzhǔrènne…▄■▄■…”

  dà概是tīng到kāi门声了,熊黛妮刚将伞合上▓▄▓▄,就看到沈淮跟赵东从里屋走出来;肖明霞也抱着她刚出生没有几个月的儿子出来跟她们打招呼。

  肖建家也是老式的两室一厅▄▓,厅兼作餐厅▓█▄■,很小,人一多,转身都困难▄■▓,不guò院子里搭出一个房间。

  熊黛妮跟着走到前面的房间里,才看到房间里八仙桌上酒菜都已经摆上来▄▓,应该就是等着请她爸guò来吃饭。

  沈淮邀请熊文斌入座,笑道▓█:“好久没跟老熊你一起坐下来喝杯酒了,不会觉得这me简陋吧?█■▄”

  看这架势,熊文斌也能猜到沈淮的用意,拉kāi椅子坐下来███,叹了一口气,说道:“12.9喷爆事故的调查结论出来了▓▓,我也是今天下午刚刚看到调查报告。市钢的历史,要追溯到解放前孙家办的大兴铸铁厂▄■▄,你真的就忍心不去拉市钢一把,也不让别人拉市钢一把?■■■”

  “不是我不想拉市钢,也不是想阻止老熊你拉市钢一把,▄■▄■”沈淮也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很平静的看着熊文斌,问道▓▄▓▄,“老熊,你觉得你还有能力去拯救市钢吗?▄▓”

  熊黛妮tīng着心惊肉跳▓█▄■,她知道她爸对市钢的感情,更没有想到沈淮找她爸出来,就是要阻止她爸插手市钢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腾博会官网 数据维护▓█:南京市信息中心
   电话:(025)79889999 传真:(025)79889999
E_Mail: tbhyhz@163.com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栖霞区太新路208号
- 免费提供腾博会官网 – 诚信为本,专业服务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08011207号-1